资讯详情

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周一

作者:栖迟不迟 发表时间:2021-06-25

《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》由作者栖迟不迟原创小说,讲述了周一应骄之间的故事:应骄很喜欢周一,所以才会接近他,也还只是为了和他在一起,但他有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,也谁都不愿意告诉,只想自己知道。

最新评论:他很穷。

小编推荐: 《论成为万人迷的正确方式初灾》 《思绪万千唐绪》 《【穿书】当病美人师尊成了万人迷》
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周一小说
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周一
栖迟不迟
未完结 | 来源:寒武纪年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全文>

《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周一》精选

晨曦万丈,朝霞满天。应骄拉开窗帘,被外面的阳光照得眼睛刺痛。

照顾好妹妹后,他按时进了一个语音房,黄定喜已经在里面等着他。照道理来说这种新人主播,应该是运营来带。但或许是黄定喜没有那么忙,所以决定亲自来教他。

一上午都是一对一教学,他听得云里雾里,原来从前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播。

无论是要礼物的套路,还是拒绝表白的技巧,他不能说是一知半解,只能说是前所未闻,他甚至――从未开口要过一次礼物。

勉强把这些东西记住,黄定喜又隐晦地给了他提示:第一天直播最好穿个性感又不暴露的衣服更能吸睛,如果对身材不自信,甚至可以戴假胸。

应骄想象了一下自己胸部鼓起的画面都快要吐了,但想想自己可怜的存款又把这股恶心劲憋了回去。

他神情恍惚地退出了语音房,在网上又订购了几顶假发。家里这顶波浪卷放了那么久很是毛躁,只能暂时凑合一阵,不过其他的用品他必须立刻去买。

首先就是接下来几天要穿的衣服,应骄在商场兜兜转转了几圈,硬着头皮走进了一家平价女式服装店。

“帅哥,来帮女朋友买衣服啊?”服务员立即热情地迎了上来。

有了现成的借口,他急忙点点头,但始终窘迫地不敢上前挑选。

真要他挑,也的确是太为难人了。他自己就没几件衣服,衣柜里全是单调的黑白灰,连个图案纹样都没有。

服务员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了,便问:“她是穿什么码的,喜欢什么类型的衣服呢?”

他想了想回道:“L码,稍微性感一点就好。嗯……最好胸前能带点装饰的。”这样胸部的大小应该能不被看出来了吧?

“哦~”服务员暧昧一笑,帮着选了几件。

若是以前应骄还会多检查检查,怕有什么质量问题,但现在服务员实在是太热情了。她不停地在吹捧什么“好久没见过像你这么为女朋友着想的男人了”、“这简直就是绝世好男友”、“你女朋友也太幸福了”,让他很是尴尬。

他没有细看就打包付了钱,又匆匆去买了点劣质化妆品和指甲油,半捂着脸火速逃回了家。

先来看上去最简单的涂指甲,他明明是做惯了活的,捏着瓶盖的手却总是不听使唤,不是超出边界就是黏到手上。他涂得心底火起,把指甲油给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前后不过一分钟,他又将它捡了起来,想象眼前的手是妹妹的手,终于顺利涂完。

等到化妆的环节也是如此,他照着网上的图解,把自己的脸当成是妹妹的脸,一笔一画描绘出极佳的骨相,竟然出乎意料地成功。哪怕以他直男的眼光来看,也不得不承认镜子里的人的确算是个美人了。

粉底盖住了他略显萎黄的肤色,彩妆给他增添了气色。脸上原本没那么分明的棱角,如今都变成了恰到好处的圆润。

约定的时间马上到了,他把衣服拿出来一瞧,却完全傻眼了,五条都是小黑裙。

第一件的袖子是褐色的欧根纱,领口挺低的,胸前还有个水滴形的镂空。

第二件是无袖挂脖设计,胸前是个大V领,和领口之间是黑色的透明蕾丝……

看来看去,第一条竟然还是最保守的,毕竟它勉强还是能遮住胸部。现在回去退换肯定来不及了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

应骄咬着牙给自己套上,整个过程都闭着眼睛,穿好后直接开了直播。

……

黄定喜早早就蹲在了25872578直播间,他是真的觉得应娇能红,不然也不会如此尽心尽力。

看,连房间号都这么好记。

应娇准时来了,镜头一开始是一团模糊,晃了一下后慢慢移向了她所在的位置。

黄定喜看清了她的装扮,感觉一股热血冲上大脑,头晕乎乎的,呼吸都有点困难,鼻子也有些瘙痒。

不可置信地用手一抹,黄定喜发现自己竟然跟个纯情小男生一样,流鼻血了!

他确实阅尽千帆、看遍美女没错,可就是没有一位能有眼前之人的半点风韵!

这真的是天上才能掉下来的妙人儿,每一个美的崇拜者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她。这样的打扮是极其具有诱惑力的,若隐若现的纱衬得她肌肤赛雪。围着的黑色项圈,显出脖子的纤细和锁骨的精致。

一大片裸露的白皙皮肤与她玫瑰色明净的脸蛋交相辉映,再加上一点醒目的红唇,只觉春意忽生。

她的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都在挑逗人心和倾吐爱意,如此娇艳欲滴的花儿,本该是诱人犯罪的。但她的神情太冷太冰了,宛若九天寒霜,让人不敢轻易冒犯了她。

她的周身笼罩着神秘又危险的薄雾,是叫人又恼又爱的谜。

黄定喜满心满眼只有这位拨动他心弦的人,无暇顾及要叫她多互动活跃气氛,也完全忘记要去注意直播间里的情况。

……

其实应骄压根不想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鬼模样,但开了镜头也不能一直回避,于是很快就被自己这副夜场女王的扮相给惊到了,不可避免地脸色有点臭。

他正准备说点什么,眼前就有一个精美的特效一闪而过,是JJ一号,一千块钱的礼物!这么贵重的礼物,他只有在周年庆的时候收到过,是个叫“千杯不醉”的老粉送的,其余时间贡献榜简直少得可怜。

他心情很是复杂,但第一个金主爸爸也容不得怠慢,他捏着嗓子道:“谢谢周一送的JJ一号,我是新人主播娇娇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。”

就这么说了一句,周一又送来了几个JJ一号,触发了世界横幅,直播间人数骤然多了起来。

【我天,周一哥哥可是第一次给女主播送这么多礼物,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呜呜呜~】

【同公会的嘛照顾着点也是应该的,不过小姐姐是真的好漂亮,我一个女的都快被掰弯了。】

【漂亮是漂亮,就是胸太小了……算了看在脸的份上我还是点个关注吧。】

应骄嘴角抽了抽,被人误会胸小就胸小吧,可以光明正大地不用买什么胸垫了。不过那个叫“周一”的金主爸爸原来是同公会的主播,估计是会长叫来帮忙的。点开资料一看,是个快百万粉的吃鸡主播。

与此同时,周一也跟着弹幕打量了一下娇娇的身材,就被胸口那水滴形的一小片白嫩给烫着了眼。

唔,看起来是有点小,不过腰还是很细的嘛。

周一:【娇娇给我个管理。】

金主爸爸发话,应骄爽快地给了,只见周一把那位说他胸小的人给拉黑了,然后在直播间开了个华丽丽的公爵。五千块钱,他怎么也能返到一两千。

【老板666,太大气了。】

【老板威武霸气!】

周一:【想好粉丝团名字了吗?】

应骄摇摇头,他还在想如果是会长派这位来帮忙的话,这些礼物要不要还回去,一时之间非常纠结。

看着屏幕里的人微微蹙眉的样子,周一有些好笑,还真是个纯纯的新人啊。这种青涩的感觉,实在是让人忍不住――想要欺负她。

周一:【就叫娇滴滴吧。】

应骄心中一哽,对这名字很是抗拒。可又想到这应该是会长的意思,还是乖乖把名字改了,丝毫不知屏幕另一端的周一已经笑得直拍大腿。

金主爸爸没有再说话,应骄便开始打游戏。他用的是新创的小号,起初还有人质疑段位太低,渐渐地就被他的技术吸引了。

【竟然还有打游戏这么6的妹子,我真是发现了一个宝藏!】

【虽然我不玩吃鸡,但是小姐姐也太好看了舔舔。】

【这是新人主播?也太强了吧,黄大爷从哪拐来的?】

“黄大爷”是黄定喜的ID,应骄初次知道的时候就被逗乐了,再次看到有人提起这个称呼不免又是一乐。

开播到现在他一直在专心打游戏,除了偶尔感谢一下礼物,其余时间都不怎么说话,更别提笑了。

这么浅浅的一笑,不知把多少人摄去了心神。众人纷纷又是吹彩虹屁又是送礼物,颇有一种“周幽王博褒姒一笑”的快感。

有人紧盯着游戏战况,有人呆呆地看着应骄的脸,也有人色眯眯地不停扫视着她的身体。

唯有周一用一只手撑着脑袋,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那十指丹蔻。指甲是艳丽的红,关节是淡淡的粉,玉葱似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跳跃、翩翩起舞。那根本不是在敲键盘,而是在敲他的心房。

他睫毛微微一颤,目光轻晃了一下,愈发地痴了。

人数节节攀升,直播间的热度也越来越高,完全不像一个没有任何后台的新人该有的成绩。

最后一把也吃到了鸡,应骄甩了甩酸痛的手,又警惕地垂了下去,手心的伤疤一闪而过。

跟大家说好明天的直播时间后,他看了看后台,一场直播下来他的粉丝都快小一千,收到的礼物更是以往几个月的总量。

虽然有些不舍,但他还是私信了周一。

娇娇:【谢谢周一前辈给我捧场,那些礼物太贵重了,要不等我发了工资后再给你刷回去?】

对方仿佛是真的看完了全程待到他下播,直接秒回。

周一:【娇娇妹妹何必这么客气,叫声好哥哥我再给你送。】

温愉升:很明显,我喜欢残缺美,当然最重要是美。

周一:很明显,我是手控。

林景酌:……很明显,我俩都一样惨。】

应骄皱紧了眉又缓缓松开,之前对方粉丝来串门的时候也是叫的“周一哥哥”,这么想来也不算是太轻浮。

只是对方又叫自己“娇娇妹妹”,就像是在喊妹妹应娇一样。她明明只有自己一个哥哥,他怎么能用她的身份再喊别人做哥哥?

不过对方这么说,应当是自愿来给他送礼物的,他总不能不给人家面子。

娇娇:【好。】

周一木愣愣地盯着屏幕等了十分钟也不见对方再发过来消息,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去一看――叫声好,哥哥我再给你送?

他不怒反笑,这名新主播真是有意思,他可不相信她是真的没看懂。

穿得那么暴露,却总是有意无意地掩着胸口。声音又娇又媚,说出来的话倒是一板一眼。主动来勾搭他这个潜在金主,又故作矜持装不懂。

他还想给她叫一声好呢!

周一的眼睛中燃起了小火焰,誓要揭穿这个女人的真面目。

应骄丝毫未觉自己被人盯上了,继续去找会长预支工资。会长似乎对他首播的表现很是满意,二话不说就转账了过来。

想也能知道――他今天的礼物总值比保底的两倍还多!

他欢欢喜喜地收下了钱,对自己这一身打扮也不再嗤之以鼻了。

会长又叫他建好粉丝群和围脖账号,还叮嘱他如果有粉丝要加威信,可以再创一个小号来应付。

前面两个他很快就弄好了,而威信注册需要手机号,这意味着他还得再交一份话费。他是抠搜惯了的,再说现在账号里的好友也只有孤儿院院长一个熟人。到时候如果要发朋友圈,屏蔽掉院长就好。

他不想再费劲,仍然用着那一个账号,殊不知这会为日后埋下多大的隐患。

……

应骄厚着脸皮又去女装店里换了一些正常衣服,之后几天没有首播人那么多,不过也在慢慢积攒着粉丝。

她仍然不爱说话,也不怎么爱笑,众人就称她为JJ褒姒。

黄定喜还是有些忧心这样留不住粉丝,但叫她试着去连麦PK或者和粉丝深入交流结果都不好,也就作罢。

应骄也算是感受到了女主播的不容易,头几天大家都还很友善,后来人多了也就鱼龙混杂,时不时便能收到各种骚扰信息。

比如有一条――我在自卫,你可以帮我吗?

自卫?难不成他遇到了什么坏人?

于是应骄好心地回复:告诉我地址,我可以帮你打110。

谁知对方不感谢倒也罢了,竟然还劈头盖脸地把他骂了一通。

他被骂懵了,把对方归为生活不如意然后在网上泄愤的那种人,直到后来又碰到“你能当我知己吗,什么都做的那种”、“出台吗,多少钱一晚”、“处对象吗马上奔现”等等类似的话,才明白此“自卫”非彼“自卫”。

当然也有很多网络乞丐,“我没钱了,快给我打钱”、“这是我的银行卡号,我马上要饿死了”来道德绑架一个陌生人,应骄看到这一类都是直接拉黑。

有些粉丝一开始聊的时候还表现得像个正常人。例如有个小弟弟整天给应骄吹彩虹屁,便给了他管理的权限。

然后他就飘了,在应骄专心打游戏的时候开始吹自己的精彩人生。说自己和四个学姐住一起,学姐们是如何如何喜欢他,甚至还戏精地用小号假扮学姐来质问应骄为什么要抢她喜欢的人。

应骄:???

还有人假装自己是泰籍华裔,还是个变性人。在私信里絮絮叨叨了好多他想象中和女友的凄美爱情故事,应骄看着可怜就安慰了几句,对方却发来了一张图片,没有穿衣服的那种。

是个男性,上身做了变性手术,下身没做,辣眼睛得很。

这两件事传到其他粉丝耳朵里,他们全都表示女扮男装实在是太恶心了,就该天打雷劈,可把吓得应骄一激灵。

他决心要好好捂住自己的马甲,老老实实地去和别的女主播连麦PK。每当这时,那位叫周一的主播总会神乎其神地出现,在最后几秒钟送个大礼物成功守塔,然后消身匿迹,被粉丝们成为“守塔王”。

应骄不用接受惩罚,对面就苦了。在脸上画王八、唱歌跳舞都是轻的,有如弹肩带、用拖鞋拍屁股、拿一瓶水打开往胸口倒,擦边又折磨人的方法数不胜数。

没几天他就忍不了了,无论是自己被惩罚还是对方被惩罚,他都难以接受,索性再也不去点那个按钮,眼不见为净。

纵使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,有些事他也不想违背良心去做。

……

应骄难得请了假――温愉升真的要来家里瞧瞧妹妹的情况了。

不是虚假的客套,而是言出必行,他瞬间对温愉升好感倍增。

他是觉得这位温主任有些圣母,毕竟在孤儿院里太善良的人都吃不饱,不过当这善心是对自己使的时候,那事情就大不一样了。

只是家里如今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,他不得不提前花几个小时把它们塞好。

“叮咚!”

应骄略带紧张地开了门,只见温愉升还是一身白大褂,神色有些憔悴,下巴上都冒出了点青色的胡茬,他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温主任是才从医院赶过来吗?”

“有个紧急手术,不过已经顺利解决,无碍。”温愉升笑得和暖,他心中更是歉疚。

这么个小屋子也不拘什么,他直接领着温愉升来到妹妹的房间。

温愉升没有先去看妹妹的情况,而是在房间里转了一圈。

他边踱步边道:“还算宽敞明亮,但潮湿了些,不利于病人康复。”

应骄也没有办法,这个房间是家里唯一朝南的了,他自己待的那间那才叫一个寒气逼人,特别是到了冬天又湿又冷,难熬得很。

温愉升开始娴熟地给应娇做检查,不仅仅是她身体的情况,而且耐心地询问了每日的饮食状况和各种细节。

“三年还是这样的状况确实很难好转,物理治疗和高压氧治疗既然都试过,只能慢慢来了。我先开一记中药方子调理一下身体,待会来帮她针灸,以后有空我也会再来。你平常也要与她多聊聊天、讲讲故事。”

应骄眼睛黯淡了一点,他也知道妹妹大概率是醒不来了,但总是抱着一丝期望。要么就让他也在那场车祸中去世,可是没有,他就必须要让妹妹也醒过来。

“对了。”温愉升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。道,“你有没有带她出过门?”

他摇摇头,无论是营养搭配还是按摩手法上他都十分用心,连温愉升都根本挑不出错来,但出门的话他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家里在最顶楼,首先要把轮椅搬到下面去,然后再把妹妹抱下去放到轮椅上,他基本上做到一半就没力气了。

更别提推轮椅的时候遇到障碍物,妹妹完全动不了,他也没法很好地把控住,很容易就从车上跌下去,反而还会造成擦伤。

温愉升安抚性地一笑,表示自己可以和他一起带妹妹出门转转,接着就从医药箱里拿出针灸盒给针消毒。

人家如此殚精竭力,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,连忙去倒白开水――他也没问温愉升喜欢喝什么,毕竟家里只有白开水。

温愉升消毒完之后就撩开了少女的被子,她的容貌一下子就像新开的花儿一样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
正想感叹一句这兄妹俩长得真是一点也不像,他就眼尖地发现了一根棕色微卷的发丝。疑云窦生,他从床缝里把它揪出来细细观察。

兄妹俩都是黑色的短发,那这根长长的头发是……

“温主任,你先喝口水吧。”应骄已经跑至门口。

温愉升不着痕迹地将发丝塞到了口袋里,接过杯子的时候有意去触碰到他的手指,然而对方还是触电似的迅速缩了回去。

温愉升不免神色淡了几分,可他不是出尔反尔的人,仍然给少女扎完了针。

若是以往,能在这么完美的躯体上留下痕迹,他早就血脉喷张了。只是有了个对他避之不及的应骄,倒让他心中满是恼火。

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嫌弃过他!

应骄看温愉升额头上泌出了层层的汗,想必扎针也需要费很多心力,完全把他当成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医生。

接下来两人分工合作,温愉升把轮椅搬了下去,应骄又抱着妹妹放上去,两人再一起推着轮椅到处走,果然轻松很多。

午后的阳光跟温愉升一样不刺眼但暖人心,淡黄色的光线轻轻洒在应娇的脸上,仿佛是天使掉落人间。

应骄感到了难得的惬意,把得知自己不久于人世后产生的阴霾一扫而空。

温愉升教他将妹妹从轮椅上拉起来,然后半抱着她、用腿顶着她的腿来一起“走路”,这样可以唤醒身体的意识。

眼见他像模像样地做了起来,温愉升便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口渴,实际上却是准备离开了。

“哎呀这么巧!”一道女人的声音蓦地从前面传来。

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周一小说
女装直播后负债七百万周一
未完结 | 来源:寒武纪年
栖迟不迟
在线阅读
相关文章
更多
Exquisite小说
Exquisite
主角为周寻蒋守的小说《Exquisite》是作者黄昏密度已完结的一本纯爱小说,Exquisite的主要内容是:周寻似乎就是在最正常不过的日子里失去了自己所喜欢的人,而那也是他无法得到的人。

热门评价:无法得到的你。

2022-05-13
与子同袍胤舜小说
与子同袍胤舜
《与子同袍》是一本短篇纯爱小说,李星言胤舜是小说中的主角,由作者吃兔兔不吃菜倾情打造的与子同袍主要讲述了:李星言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只有自己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之后才可以保护好爱人。

热门评价:他当然能做到。

2022-05-13
仿似热恋小说
仿似热恋
《仿似热恋》是作者不是知更正连载的一本小说,主角为叶行知周维夏的小说仿似热恋的主要内容是:仿佛喜欢的是你,但只有自己才知道根本不是那样,一切都是个误会,是认为该喜欢你才对。

热门评价:但真的不爱你。

2022-05-13
你以为我是你的舔狗可我不是啊小说
你以为我是你的舔狗可我不是啊
由作者L的花园所著的《你以为我是你的舔狗可我不是啊》,谢原林逸是小说你以为我是你的舔狗可我不是啊中的主人公,主要讲述了:大家都误会了,林逸根本不是一个舔狗,其实他喜欢的是别人,而不是林逸。

热门评价:怎么能不对他动心呢。

2022-05-13
描绘时间宋霆小说
描绘时间宋霆
《描绘时间》by四清离,原创小说描绘时间正火热连载中,围绕主角宋霆许言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:许言其实没有那么相信自己,但他身边的人都很相信他,所以他也渐渐发生了改变。

热门评价:成熟稳重强大攻×感性智慧美貌受

2022-05-12
做烂的梦小说
做烂的梦
由作者cakefactory所著的《做烂的梦》,彭菲林彭孟沅是小说做烂的梦中的主人公,主要讲述了:梦是碎的,其实自己所爱的人也一直都不知道,只是自己希望对方一直都存在罢了。

热门评价:和他有关的梦。

2022-05-12
他的小雀小说
他的小雀
由作者糖罐罐倾情打造的《他的小雀》是一本短篇纯爱小说,清羽白璃是小说中的主角,他的小雀主要讲述了:清羽虽然不清楚白璃为什么想要靠近他,但他很清楚自己对白璃的感情是喜欢的。

最新评论:当然有很喜欢你啊。

2022-05-12
虐文总一小说
虐文总一
酒七七所著的小说《虐文总一》,原创小说虐文总一正火热连载中,围绕主角简蘅许珵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:简蘅只是没有想到他和许珵在一起会成为这么不容易的事,但即使是如此,他还是没有想过要放弃。

最新评论:好不容易的一次机会。

2022-05-12
电梯里的暧昧小说
电梯里的暧昧
皮实所著的纯爱小说《电梯里的暧昧》,原创小说电梯里的暧昧正火热连载中,围绕主角沈翊杜城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:沈翊不是看不惯杜城,他很喜欢和杜城在一起,但重点是杜城不喜欢他啊!

最新评论:对他没有任何的好感。

2022-05-12
大肚肚的兔子小说
大肚肚的兔子
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《大肚肚的兔子》由作者川白芷所著的小说,大肚肚的兔子是一本正火热连载的小说,小说围绕小兔子总裁两位主角开展故事:小兔子好不容易有了孩子,他原本以为是幸福的开始,但孩子是假的!

热门评价:为什么偏偏是假的呢。

2022-05-12
最新资讯
更多